《東方日報—DAMP夢旋獨家專訪》

9已有 985 次閱讀  2012-07-21 15:42   標籤 

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 《東方日報》 文 

 

 

 

DAMP 網上結音緣

台灣地下音樂招手網羅

 

    在音樂異想世界裡頭,只要有夢,有朝一日信念會成真。靠著面子書,44歲的洪悟媚遇上了3個年紀如自己孩子相仿的蔡飛鴻、李哲林和劉雅立,大家一手包辦作詞。作曲和編曲,組成年齡奇特的創作組合,自資發行專輯《DAMP夢旋》,獲台灣地下音樂唱片賞識,準備收錄DAMP的作品,最讓人訝異的是4人在錄音室前夕,才第一次會面!

 

 

 

專訪內文:

 

    五月天的《鹹魚》歌詞是這樣寫的:『我没有任何天分/我却有梦的天真/我是傻不是蠢/我将会证明/我只是敢不同......』套用在這一組本地D.I.Y創作組合,似乎再貼切不過。說起組合的結成,DAMP的“大姐”洪悟媚,有著無比的驕傲,像是在介紹優秀的兒子般說:『我本來就是很安娣型的家庭主婦,因為很喜歡寫東西,所以,2年前在家人還有好友苗苗(林靜苗)的鼓勵下,出了一本詩集《剪剪風》。然後喜歡上寫歌詞,並在面子書的平臺上認識了一群喜歡音樂的人,其中包括蔡飛鴻、李哲林和劉雅立。』

 

第一次  錄音獲讚賞

 

    蔡飛鴻今年18歲,和洪悟媚的孩子同年。年紀很輕,笑聲卻有點老成,這也許和他很早就輟學出來打工有關。蔡飛鴻說:『我初中一就沒有再繼續念書了,一邊打工一邊在網上自修音樂。』自修能修出就連專業錄音師也認同的編曲技巧,可想而知他有多麼認真的在學習。洪悟媚笑說:『所以,私底下我們都叫他老闆,因為專輯的錄製找了林文欽(童欣的父親)監製,但到後期老師很相信他,都讓他全情發揮。』

 

    在踏進錄音室錄音的前兩天,洪悟媚才把東馬的李哲林和劉雅立召來吉隆坡,聯同馬六甲的蔡飛鴻一起真正的全員見面!這過程會不會有點天方夜譚?難道大家都不曾擔心遇騙子嗎?洪悟媚笑道:『的確是我先開始在網絡上“撩”他們為我創作一首歌曲當著禮物啊!』這份生日禮物,正是收錄在他們自資專輯中的《詩》。『爲了讓他們放心,我們一起用DAMP的名字註冊了一間公司,雖然說第一張專輯是由我投資,但我就當是完成了自己的一個夢,一個讓我寫的歌詞有旋律的夢,接下來如果我們有收入的話,就會用在第2張專輯的經費。』

 

不上架  通過網絡發售

 

    雖然不是太多人知道,但《DAMP夢旋》已經在六月份面世,選擇不上架,只通過網絡售賣的原因是:“一開始印1000張是因為成本比較划算,然後打算發給朋友家人當紀念,但後來有不少網友主動聯繫想要購買與支持,所以,才以一張20令吉發售。”

    抱著不打算賺錢的想法,DAMP已著手準備著第2張專輯,這讓旁觀者不由得為他們“燒錢式”的義無反顧捏一把冷汗,更讓人擔心的是,年少氣盛的三男太有自己的主見,拒向市場低頭。李哲林坦言:『錄歌的過程中,我們有被迫妥協的部份。』話下含義:不是不相信專業,而是更相信自己?劉雅立表示:『我們其實有做評估,看了市場上收歌的方向等。』他們堅持用自己的方式走自己的路,也決定第2張專輯在蔡飛鴻的錄音室錄製,“這樣會更能表達我們要的東西”

 

林靜苗  佩服洪悟媚毅力

 

    談起洪悟媚,好友林靜苗滿是敬佩,說:『真的很佩服她!她一開始是爲了走近孩子的世界才學上網,到後來才出書、作詞。也許很多人會覺得她這麼大年紀,還和幾個小朋友發專輯是個笑話,可是只要瞭解整個過程,就會佩服她的毅力了。她證明了年齡不是問題,有夢就追!這讓身為她朋友的我,十分驕傲,我相信她也成為了孩子們很好的榜樣。』

 

首場演出怯場

 

    在剛剛過去的6月,他們迎來了DAMP生涯的第一場演出,為一個社區的千人慈善晚宴創作主題曲并演唱。3男第一次面對群眾竟怯場,身為“大姐”的洪悟媚,爲了幫3男打氣,只好硬著頭皮先上陣,這也讓他們更瞭解到自己的不足。

 

    在這場演出結束后,DAMP沒有被打敗,只有越挫越勇,最讓他們感到歡悅的是專輯中的其中一首歌曲已被台北地下音樂人相中,即將被收錄在台灣地下音樂合輯中,對他們來說可是莫大的鼓勵。

 

    DAMP 4個懷夢的音樂人,借著時下最熱門的面子書結下一場音樂緣,以D.I.Y自資方式築夢,在艱辛的路途中,有人笑他們癡,也有人給予熱烈的擁抱,而在他們的音樂世界裡頭,每個音符都是人生精彩見證。

 

 

 

助編:李秀湘

報導:張欣怡

 

感謝《東方日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